辞职,修路去 -- 我做编程这几年(三)

我对这座城市入了魔,曾经试图离开她,也离开了她,最后又鬼迷心窍般回到了这里,仿佛迷药已经侵蚀到了骨头里,稍有懈怠,你便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吞噬。

  • 一、辞职

在这一年里,我做了很多事情,也学到了很多。我学习到了很多名词,但却杂乱无章,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编程的乐趣;也领见识了勾心斗角,即使你不想参与任何一方的斗争,也仍然会被波及。在这一年,我的技术却没有任何进步,第一次感觉到迷茫,一年前也没有这般思考过自己。

看来,编程真的不适合我。

决定再三,我提交了辞呈,理由是不想再当程序员了,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,想转行,比如,去做建筑。

  • 二、青海

只需一张火车票,就能把你从上海带到青海。一年前我由西向东,一年后我怀揣着梦想又离开了魔都。来的时候包里全是书,离开的时候我的包里装着七本建筑类的书籍,由此可见,我真的不想再做程序员了,已经做好了不再回去的打算。
对于一个西北人来说,回到大西北是对自己莫大的安慰。海拔一米一米上升,我的呼吸却不是那么顺畅,仿佛已经习惯了低海拔的生活,在经过海拔一千五的兰州时,我的鼻子已经有点堵塞了。窗外的景色,变化了很多次,从一开始的绿色到后来的黄土色,远处的山上寸草不生,一眼望去,这便是苍凉的大西北。

  • 三、路桥

朋友专业是土木,毕业之后也是做了建筑这一行,因此我也是寻他而来,在他的帮助下,我投身到了路桥事业。每天的工作便是领着一群藏族民工修路,读图纸量距离看数据…西宁的太阳很是毒辣,没过几天我俨然被晒成黑人一个,脸上也开始脱皮。

后来由于种种原因,在连续工作了一周之后,甚至连工钱都没有拿便愤然离去。

当然,这并不是心血来潮,可依然要为自己的抉择负责。

  • 四、上班

记得是八月下旬到西宁的,然后租了房子,买了各种电器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可是,我的建筑生涯在七天之后就已经戛然而止。后来也连续找了其他工作,或是工资太低,或是做六休一…终于在一家汽车 4S 店找到了适合我的工作,在当时的西宁来说,我的工资已经不低了。而且因为我是毕业于财经类学校的缘故,财务也有想培养我做会计的想法,领导也让我去总部培训,好能够留下来。同事们也都待人不错,每天可以喝到同事磨好的咖啡,跟楼下的大爷聊聊天,看他写字听他拉二胡,日子过得也是不错,那是一段很有意义的工作。

  • 五、离职

当我提出离职的时候,领导很是不舍,以至于在离职当天,他半开玩笑却也认真地说要撕掉我的离职申请,但他也清楚我的想法,随即放手。

  • 六、初雪

离职的时候才十一月,可在当时的西宁,已经下起了雪,那应该是 15 年冬的初雪,落地即化。踩在地上,很快就会湿了鞋子。这一离去,貌似我在今后的四年里再没有经历过西北的第一场雪。